重视投后管理,挚金资本在做一个“拉帮结派”的动作 旅游摄影

/ / 2020-09-23
[导读]此篇文章为挚金资本的整套逻辑,以及创始人杨溢的思考。“募、投、管、退”的投后动作确实应该摆上台面得到重视,这是一个正确的动作。那么在“爱折腾”的杨溢的带领之下,挚金资本最后会“折腾”出什么?投资是一个“拉帮结派”的动作,也是一个“复制粘贴”的动作。“拉帮......
[ 导读 ] 此篇文章为挚金资本的整套逻辑,以及创始人杨溢的思考。“募、投、管、退”的投后动作确实应该摆上台面得到重视,这是一个正确的动作。那么在“爱折腾”的杨溢的带领之下,挚金资本最后会“折腾”出什么?

投资是一个“拉帮结派”的动作,也是一个“复制粘贴”的动作。

“拉帮结派”很好解释,此前专访的微光创投合伙人吴宵光就说过,投资就是要不断接盘,无论是“找下家”亦或是找齐一票人“撑腰背书”,“拉帮结派”这个动作让创业从一个人的幻想变成一群人的梦想。

“复制粘贴”我要说的是孙正义的“时光机理论”。所谓“时间机器”,就是指美国、日本、中国这些国家的IT行业发展阶段不同。在日本、中国这些国家的发展还不成熟时,先在比较发达的市场如美国开展业务,然后等时机成熟后再杀回日本,进军中国、印度,就仿佛坐上了时间机器,回到几年前的美国。

正是这一战法,让孙正义一战成名,让软银引起所有竞争对手的警惕。

之所以会产生以上对“投资”这一概念的全新理解,都是在专访完挚金资本CEO杨溢之后总结有的。

——时光机理论投资——

先看一下杨溢的履历。

「日语老师-研究生日本留学-日本旅游集团JTB市场运营-互联网公司NetFrontier海外新事业部负责人-CA创投投资经理-CA创投合伙人-智金汇创始人-挚金资本

与此履历相匹配的是,我很同意杨溢对自我的评价是一个“爱折腾”的人。

从市场运营转型到投资人,看似角色转换了,其实工作内容上是有所承接的,而提及在冠以投资人title后所做的成绩时,杨溢给出了这样一份成绩单,在其任职CA创投合伙人时曾主导过对房多多、胡莱游戏、懒人听书、小交易、2.5次元、山海乐游、微米动力、必趣旅行等十几家公司的投资。

CA创投是日本互联网集团CyberAgent旗下的投资机构,专注于亚洲地区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早期项目孵化与投资。正是语言上的沟通优势和基于对中国本土环境的了解,杨溢在中国市场和CA创投中间完美的架起了连接的桥梁,“用了两年时间便从投资经理升为合伙人级别。”

CA创投这两年的快速成长,让杨溢积累了一套投资方法论:

1、保守谨慎,偏理性的投资;

杨溢认为要遵循价值投资理念,即,无论牛市、熊市和震荡市,都要把相当一部分资金配置在与指数波动无关的套利类、控制类和固定收益类的投资上。“一级市场是必须的,而二级市场难以遵循价值投资的情况下,也不应该盲目地去跟风口。”杨溢说到,“那些5分钟投资绝对是拍脑袋做出来的决定。”

2、遵循人类发展;

诸如家里装修涂装、铺地板这种重复、简单的事情就应该交给机器人去做,这是一件遵循人类发展的事情。

3、遵循时光机理论;

会因为其国情不同、基础设施搭建快慢、市场教育难易等而分出不同发展程度的市场,投资人所要做的便是乘坐时光机穿梭,将发达市场的做法再在落后市场上再辅以资金结合国情再复制多一遍。

——拉帮结派的投资——

“拉帮结派”也许带有些许贬义,但在这里我更愿意将其诠释成正面的。杨溢之所以离开CA创投,以及离开后创办智金汇的初衷,或者说是特色,都离不开“拉帮结派”这个词。之所以离开CA创投,是因为“它作为一个传统的投资机构,有着大集团的局限性”,杨溢说到,大集团会将大队人马集中在找项目跟进项目投资这些环节,而“募、投、管、退”中的投后管理却鲜有动作。

所以杨溢于2015年4月上线了互联网股权投资平台智金汇,在撮合投资人和创业项目的同时,也对接进来猎头(帮团队找人才)、法律和财物管理咨询服务、以及协助下一轮融资。“将每一个部位的人拉齐了,我们协助团队做商业化的事情,”杨溢说到,“服务机器人公子小白从天使轮到pre-A轮只花了两个月的融资速度,以及团队技术人才CTO,都是智金汇帮助拉齐的。”

至于后来为什么有了挚金资本,杨溢解释说是股权众筹平台的泛滥给人造成不专业的印象,再加上风口已过……而为了将团队本有的专业印象更好的传达给创业者,所以智金汇合相当于内部孵化出了挚金资本。

据了解,挚金资本是智金汇全资子公司,属于100%控股。挚金资本是一支产业基金,专注机器人和人工智能领域的早期项目,首轮将募集3个亿,采取边募边投的小步快跑的投资方式。挚金资本拉拢了险峰华兴、东方富海、力合清源等8家风投一起干事,一个帮助找项目,一个帮助撑腰背书,合作获取共赢局面。

也正是挚金资本,杨溢被赋予了多重身份,在看来,一个是创业者,一个是投资人、一个是服务者。

挚金资本在专业属性极强的机器人创业当中,更多是扮演一个协助企业商业化的服务者的角色。本着“专业的事就交给专业的人去做”的理念,挚金资本采取和专家合作的方式,在核心技术问题上会向其咨询;而投后管理层面,在技术层面要去协助创业团队的话,挚金会帮其猎头找人才。

以上即为挚金资本所作的事情,但既然这是一支专注机器人领域的团队,便有了以下杨溢针对行业的一些思考。

#机器人分为三个层次#

底端是大数据层;再上面第二层是人工智能,像是语音识别、手势识别、计算机视觉等;第三层顶层是应用层,在这个层面要场景化,如果以是否具备核心技术为分界的话,应用层可以分为技术主导和产品集成两类。

“具备核心技术诸如激光雷达技术、移动平台技术、核心零部件研发技术的企业就是技术主导,没有核心技术,做的是一个集大家之所长的活儿的话,就是一个产品集成工作。”

#看到的下一波是人工智能#

谈及从纯线上到与传统产业相结合的“互联网+”时,杨溢直言当时“吃不消”,因为对传统产业没法了解清楚,互联网从过去的线上游戏,一下子变成了一种工具,这种工具现在演变成了其他智能硬件,而基于这一切基调铺陈就绪过后,“迎来了以大数据为核心的万物互联时代,下一阶段就是人工智能,”杨溢判断到,“这是发展的趋势,未来必定要走这条路的,这就是所说的要投风口。”

#现在在看的项目#

“老实说,现在的项目大部分都不行。工业机器人你还可以说有发展的不错的,但是服务类机器人还处于很初期的状态。”

“我现在在看的项目有1、专注物流配送最后一公里机器人,功能便是爬楼梯送货;2、还有一些应用于特别场景的机器人,像是消防、装修。3、以及一些技术型的企业。诸如激光雷达技术、传感技术、地面移动平台等。”

#低端工业机器人过热,造成社会资源浪费#

机器人行业过热。“从一个现象可以看出,2015年日本养老项目保持着五倍的增长速度,在国外也才进入高速发展期,而中国在核心技术、零部件专利等都缺失的情况下,却过早进入过热阶段,只能说明行业的热钱太多,导致低端项目拿到了过多的钱,而真正做事创新的企业却没拿到钱。”

在杨溢看来,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在于盲目投资,导致低端工业机器人过热,尤其是政府主导的机械手,这种投资很不专业,造成了社会资源的大浪费,“所以我们呼吁投资人要专业要理性。”

以上,为挚金资本的整套逻辑,以及杨溢的思考。

“募、投、管、退”的投后动作确实应该摆上台面得到重视,这是一个正确的动作。

那么在“爱折腾”的杨溢的带领之下,挚金资本最后会“折腾”出什么?

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