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大群:数字化转型2.0时代的一个预测、三个特征、五点观察 IT职场

/ / 2020-08-21
数字时代是我们面临的最大机遇!在由锦囊专家、首席数字官联合主办的“2019中国数字企业峰会”上,IBM大中华区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总裁/百强企业董事钱大群,发表题为《企业数字化转型特征与管理的变迁》的主题演讲,并与现场300位企业数字化转型创新实践者深度交流。对于数字化2.0,钱大群分享IDC的分析,......

数字时代是我们面临的最大机遇!在由锦囊专家、首席数字官联合主办的“2019中国数字企业峰会”上,IBM大中华区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总裁/百强企业董事钱大群,发表题为《企业数字化转型特征与管理的变迁》的主题演讲,并与现场300位企业数字化转型创新实践者深度交流。
对于数字化2.0,钱大群分享IDC的分析,归纳了三大特征:第一,引领者和一般企业的数字鸿沟正在形成;第二,规模化愈来愈重要,往未来看,随着5G技术发展、数字量的增加,数字化带来的规模将越来越大,大规模的定制也正来临;第三,平台与生态的创新速度倍增。
以下内容根据钱大群在“2019中国数字企业峰会”现场的演讲整理而成:

 IBM大中华区前董事长兼首席执行总裁/百强企业董事钱大群
图片来源:首席数字官

我在跨国企业IBM工作近38年,两年前退休后,有幸参与两家企业董事会做董事。在IBM的后半段工作以及最近这两年多,我看到中国企业做大做强,数字化转型是我最感兴趣以及最关注的一个题目!

1.一个预测

在刚结束的大连达沃斯论坛上,有专家谈及世界经济大背景时讲到,“这个时候往前看,风险跟不确定因素还在往上升。”英国的脱欧,全世界贸易摩擦;加上,经济周期性发展……
企业本来就要应对不确定因素,企业家最关心机遇在哪里。
今年的6月10日,联合国发布了全球数字经济未来发展纲领性报告《数字相互依存的时代——联合国数字合作高级别小组报告》。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在主持报告发布之后,提到:“数字时代是我们面临的最大机遇。”
我之所以使用这样的标题是觉得,即便面对诸多未定因素,抓住数字化时代机遇非常重要。
这里的“机遇”是说,通过数字化使得我们可以解决很多当前或者在历史上一直解决不了的大问题,使得我们做大做强。当然,随之也会带来一些新的问题。
IDC FutureScape《全球数字化转型预测》有些很有价值的预测,与大家分享。
企业对数字化的认同感与参与度都在提升。
数据一:数字化坚定者——2020年,55%的组织将是数字化坚定者,通过新的商业模式和数字化产品与服务改变市场,重塑未来。
坚定者,不是说了解试一试,而是提升成企业的战略。数字化坚定者认为,要用数字化的能力,不管是产品还是服务,加上可能模型改变,使得能够引领或者帮助市场的变化,进一步重塑未来。
数据二:数字化CEO——2022,数字技术全面嵌入组织各部门,CDO的头衔使用将下降,但超过60%的CEO将把职业生涯部分花在引领数字化创新。
2022年,随着数字技术已经摊入到各个组织部门,CDO头衔的使用率会下降,企业一把手,有60%会直接参与到数字化转型,企业数字化转型变成越来越重要的领导能力。
数据三:数字化经济——2022年, 全球GDP的60%以上将是数字化。

每个行业的增长都是由数字化增强的产品、运营和关系驱动,2019-2022的IT支出约7万亿美元。

2.三个特征及趋势

关于数字化转型2.0的特征及趋势,IDC总结了三个特征,我结合了些自己看法,与各位分享。
特征一:“数字鸿沟正在形成”。引领者跟一般企业的数字鸿沟正在拉大。
数字化做的更彻底的企业,成长力、获利能力以及品牌效益,都大幅度领先行业里的竞争者。引领者在往前走,后面的你如果不参与、不追赶,差距越拉越大。
特征二:“规模化愈来愈重要”。在互联网时代,跑的快是因为流量被抓住了。我不是赞同一味烧钱。但未来不管是5G还是IOT,通过数字化, 规模的效益比以前更大。
今天的数字化,不但规模大,同时与个性化定制可以结合在一起。大规模的定制时代来临了。
特征三:“平台与生态创新速度倍增”。这个时代,创新的速度是倍增的。在一个越开放的环境中,平台跟生态合作,创新的速度非常非常快。这种创新的速度,不像以前我工作三十多年熟悉的那种速度。
麦肯锡曾经做过分析,到2025年,生态圈可以创造出来的经济价值相当于全世界企业总收入的30%。也就是说,30%的收入成长可能都是来自于生态型的合作。

3.五点观察

“企业,不论是阿里、腾讯、亚马逊、谷歌等互联网成功的科技企业,或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我们耳熟能详的华为等成功实业企业,还是行业隐形冠军、或是新创、独角兽,每个企业其数字化转型都有不同的想法和路径。
另外,我想强调,数字化转型不能保证一定成功。
麦肯锡一项调查中说到,8%受访一把手,认为自己企业现有模式是可以持续发展,假设他们所在行业的数字化转型方向及速度不变。也就是说,8%以外的企业是有焦虑的。
我们谈数字化转型成功例子时,学习为什么没有达到预想的成功,同样重要。”
观察一:数字化转型升级的愿景及路径!
日益成熟的互联科技(物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加上新商业模式,创造新智慧及能力,解决以前无法解决的问题,重塑全球各行各业。
不管是碰到成功,或者不成功的实践,我都会问自己:数字化转型的愿景和路径是什么?
观察二:场景驱动!
科技,包括数字化科技,未来会大幅度发展,5G,量子计算.....都会有大发展。但是不要忘,CIO虽然科技导向,但更需要明白场景驱动能够创造什么价值?
有人说你看这个很前沿的数字发展多牛多炫,有人说我多年那么辛苦的做核心系统是不是过时了。其实,核心系统优化及新业务组合,有点像作为投资者要有一个完美的投资组合。有些投资是快而美的,或有很大的风险,因为科技不见得已成熟;相反,原来很传统的系统就丢掉吗,也不见得。
四个场景驱动“创新”的应用供参考:第一,大幅度的超越客户想像的体验(自动驾驶、新零售);第二,数字化产品及服务(智能家居、医疗);第三,企业资产提效(重塑供应链、预防性维修、人力资源);第四,智慧的风控管控(防欺诈、cyber security)。
观察三:管理/组织/文化重塑!
数字化转型牵动管理的重塑。管理,包括组织,若未能调整,可能会事倍功半。
观察四:领导力及人才转型升级!
数字化冲击中,领导力怎么改变,以及企业人力资源怎么调整?
观察五:IT架构及治理——双引擎,微服务....!
在技术架构及治理方面,当我遇到 CTO、CIO、CDO时,特别想了解他们的 IT 的转型是什么?比如说,真用到位的微服务,使敏捷开发速度更快,更好?

4.五点思考

以上五点,是我经常问我自己的问题。下面,再讲一些我个人的思考。
思考一:一把手的参与非常重要。
今天,数字化使得全球的每个行业都在变化。比如丰田或者奔驰,他们不再认为自己只是做辆漂亮的汽车,而是提供最佳的出行服务的企业。
每一个行业都在发生着这样的改变。
有些企业数字化转型不够成功的原因是,即便有蓝图,对于数字化带来的冲击和效益却没有很清楚的评估,也就是说不过是做了一个IT应用而已。
所以,应该让一把手参与进来数字化转型,更好掌握可能的经济规模及效益!
思考二:不为技术而技术,要场景化的驱动。
大幅度提升客户体验,通过数字化产生新的产品,新的服务,通过数字化能力使得企业资产(供应链,工厂流程)大幅度提效,进行数字化做到以前做不到的风险管控。这些都是不同的数字化场景。
怎样检讨规划,目前核心系统要不要优化,甚至于哪些要丢掉、哪些要新做、哪些新的应用要跑的快,以及哪些是长时期的投资……
就像一个比较好的投资组合一样,自己要能够讲的清楚路径。
思考三:管理/组织/文化重塑。
全球都很关注,在数字化经济下,企业管理/组织的改变。
约六个月前,《哈佛商业评论》一篇封面报道,讨论科层管理制度的终结。作者是位世界有名的企业转型大学者,他称赞今天中国企业在管理方面的创新。
今天企业的管理体制,更要能激活所有员工的活力!
海尔用这样的理念,实现了从流程管控到赋能自驱组织的人单合一转型。
新奥提出新奥企业文化,核心价值观: 执守良知,崇尚自驱,成在数据,乐于分享。 “生态组织...实现围绕着客户价值为中心,打造自驱+赋能新型企业内部生产关系” 
两者都创造新的成長及利润。
思考四:数字化时代新领导力及人才培育。
成功的数字化,除新领导力,也不能忽视如何调整和培养人才。
比如埃森哲,据报导要花十亿美金去重塑全部员工的能力。一个欧洲燃气公司,从原来传统转型,现有几千人做智慧能源方面服务。所以要想转型成功,对人力资源的要有战略大调整,不止是IT人力调整。
思考五:数字化转型变化快速,不要期望所有的法规可能走在前面。
企业在转型的时候,不要忘了社会责任和道德标准。
霍金说过,人工智能可能是最好的事情,可能也是最糟糕的事情。
当我们有一个新的数字化时代产品或者服务,是不是真的创造社会价值?假如有可能后遗症,我们会不会去主动去研究了解?
我认为在数字化转型的时代,对社会的认同和价值,是社会企业和个人比以前更重要的事情!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