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其伟:数字企业的趋势与展望 旅游摄影

/ / 2020-08-02
2020年,技术驱动的渐进式改进大限将至。在由锦囊专家、首席数字官联合主办的“2019中国数字企业峰会”上,独立CIO陈其伟作为主持人,解读了数字企业的趋势和展望,他认为数字化转型要从传统IT变成I和T,同时也变成双模IT,加上负责从0到1的数字化创新职能,再加上负责运营和增长的增长黑客,三剑合一必......

2020年,技术驱动的渐进式改进大限将至。在由锦囊专家、首席数字官联合主办的“2019中国数字企业峰会”上,独立CIO陈其伟作为主持人,解读了数字企业的趋势和展望,他认为数字化转型要从传统IT变成I 和T,同时也变成双模IT,加上负责从0到1的数字化创新职能,再加上负责运营和增长的增长黑客,三剑合一必将大大地加速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步伐。以下,是根据其演讲内容整理而成:

独立CIO陈其伟

图片来源:首席数字官

感谢大家来到徽州,参加中国数字企业峰会。应组委会的邀请,我简要谈一下对数字企业趋势与展望的理解。

传统的IT强调的是IT中的T,也就是信息技术,但我注意到,今年2月份和去年12月份发布了两个最重要的国际框架(ITIL 4和COBIT 2019),它们都不约而同的把其中的IT一词变成I and T,这是一个最根本的基础理念上的重大变化。除此之外,传统的IT还需要怎么变?传统企业要数字化转型,需要+互联网,这就需要转型双模IT。从IT变成I 和 T,从传统IT变成双模IT,传统企业的信息化化部门已经进化不少了,但这就够了吗?当然还不够,传统的企业IT部门多仅聚焦于企业内部的信息化建设和系统运维。

只是信息化建设还远远不够,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根本上是业务转型,须要实现增长。增长从哪里来?这需要创新数字化产品和服务,需要现有产品和服务的高效运营,这就需要企业增加或强化两个新的职能,即从0到1的创新部门和从1到N负责运营和增长的增长黑客。近几年,互联网公司都已经增加了一个重要的职能或者岗位,叫增长黑客。假如说,企业没有设置专门负责增长的团队或岗位,数字化转型带来企业增长就很可能是一句空话。当然,肩负企业增长使命的不仅仅是增长黑客,业务增长还要落实到每一个人,落实到每一个团队。

总的来说,认为数字化转型要从传统IT变成I 和 T,同时也变成双模IT,加上负责从0到1的数字化创新职能,再加上负责运营和增长的增长黑客,三剑合一必将大大地加速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步伐。搭好了架构,那么,接下来该怎么走呢?

 2020年,技术驱动的渐进式改进大限将至

图片来源:陈其伟演讲PPT

2020年是技术驱动的渐进式改进大限将至。2016年5月底,在召开的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上,任正非在一篇题为《以创新为核心竞争力,为祖国百年科技振兴而奋斗》的讲话中提出:“随着逐步逼近香农定理、摩尔定律的极限,华为已感到迷茫,找不到方向……重大创新是无人区的生存法则,没有理论突破,没有技术突破,没有大量的技术积累,不可能产生爆发性创新。” 从1946年-1995年的数字技术1.0时代,ICT技术及其应用得到快速的发展,其理论基础就是定义通讯的香农定律,和定义计算的摩尔定律。但这两个定律今年都已经接近极限,计算效率没有超越摩尔定律、通讯能力逼近香农极限。当然,正是因为这两条定律的接近极限,技术的驱动原动力在逐步减小,中国的信息技术才有机会逐渐接近世界水平,甚至超前。

在1995年移动互联网出来以后,在基础的通讯能力和计算能力接近极限没有太大发展的背景下,ICT技术的发展放慢速度的时候,梅特卡夫定律和贝尔定律让中国得到了更大的发展。例如中国的移动互联网、电商和移动支付等方面已经走在世界最前面了。

未来的二十年,梅特卡夫定律和贝尔定律还会继续发挥主导作用,香农定律和摩尔定律则是辅助作用。为了推动ICT及其应用的继续快速发展或跨越式发展,需要基础理论的突破和创新,数学、物理才是根基。公开数据显示,华为目前拥有包括700多个数学家、800多个物理学家、120多个化学家,还有15000人在从事基础研究,以及6万多产品研发人员。同时,华为还与全球300多所高校、900多家研究机构和公司有合作,实施了7840个项目,已投资18亿美元,签署了对外付费的研发合作合同达1000多份。华为已经开始从工程数据和工程物理的创新为主转向寻求更多的在基础理论研究方面进行突破,因为香农定律和摩尔定律已经快失效了,而梅特卡夫定律和贝尔定律最多再用二十年。

数字企业趋势与展望

图片来源:陈其伟演讲PPT

在此技术背景下,我们来看看数字企业或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趋势和展望。

目前企业正在往数字化转型2.0阶段迈进,2.0阶段就是基于平台运行的数字生态。单一团队、企业或生态拥有的网络、技术、数据和用户资源通常都是不够的,需要把更多的甚至全球相关的资源全整合在一起来使用才能最大限度的突破计算和通信能力的极限,包括计算资源、网络资源、数据资源、用户资源,汇聚和调配这些资源并形成基于平台的生态圈,并在此基础上构建和运营数字孪生和数字业务,同时,不断的进行基于数字技术进行规模化创新,以实现持续的高质量增长。

再下一步怎么走?假设届时还没有理论上的创新和突破,就像摩尔定律和香农定理那样的颠覆性基础理论出现,那么企业数字化转型将只能在平台生态的基础上去继续演进,并进入数字化转型3.0。在这种状态下的数字化转型3.0,我定义为自主业务与自治系统。因为平台生态是去中心化的,其要有效的运转一定要走向自治,所以自治很重要。人、机、物有机融合是新一代数字技术的自然形态,这种融合将实现平台数字生态的自主自治。基于平台的支撑,依靠从人工智能演进而来的机器智能将驱动企业自主业务。数字平台支持生态圈内的人、机、物间的实时自感知、自吸引、自交互、自决策、自执行,以及自学习和自治理。昨天大会组织现场参观的小罐茶的生产自动化线,包括了众多自动化、数字化、人工智能的人工部分、人工智能的智能部分等要素的混合体,正好让我们看到,企业智能制造从自动化、向数字化、网络化、人工智能进化的过程。我们相信,数字生态下,人工智能必将逐步向机器智能演进,并最终实现人类统治下的机器自治,但这可能还需要10至20年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