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犁老中医勇闯上海滩 极客酷玩

/ / 2020-06-25
图为程玉峰金章在写治病方面的书稿。4月10日傍晚,忙碌了一天的老中医程玉峰金章终于闲下来了,也只有每天晚上他才能静下心来专心致志地写书,他要把自己从医几十年治疗各种疑难杂症的药方一页页写下来,留给后人。从上海回到伊宁市近3个月了,75岁的程玉峰金章仍然每天精力充沛,东奔西跑给求医的患者看病。程玉峰金......

图为程玉峰金章在写治病方面的书稿。

4月10日傍晚,忙碌了一天的老中医程玉峰金章终于闲下来了,也只有每天晚上他才能静下心来专心致志地写书,他要把自己从医几十年治疗各种疑难杂症的药方一页页写下来,留给后人。

从上海回到伊宁市近3个月了,75岁的程玉峰金章仍然每天精力充沛,东奔西跑给求医的患者看病。

程玉峰金章年轻时曾在四川成都一家中医学院求学,主要学习藏医药学。1969年来到新源县生活,上世纪80年代在当地开起了一家诊所。

“我用祖传秘方配制的中药治好了很多病人。”提起当年在新源县行医的情景,程玉峰金章自豪地说,他还经常被当地牧民请到牧区去看病,为很多少数民族患者解除了病痛。

因为程玉峰金章所用的中药药方中,不少成分是藏药,在治疗痛风、类风湿、妇科病等方面疗效明显。1999年,原伊犁地区在伊宁边境经济合作区举办伊洽会,作为展会的一个招商项目,程玉峰金章带着他的药方前来展洽,之后,他就把诊所搬到了伊宁市。

换了一个新环境,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程玉峰金章都是靠口碑相传给人看病。看病之余,他通过积累几十年的临床经验,不断潜心研究,对祖传秘方进行改进,使内服、外擦药剂品种逐渐增多,治疗范围更广,疗效更好。不少疑难杂症患者都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找到程医生,但经过他的一段时间治疗后,很多患者症状明显减轻或治愈。

细心的程玉峰金章在给患者治病的同时,还专门将治愈典型的疑难病例及药方和各种原始资料留存,并整理订成几大册子。通过多年的实践,程玉峰金章自家祖传的秘方也在发生变化,一些配方由最初的三味、五味、十几味中药材成分增加到了几十味,最多的一种药里有200多味中药材。同时,他还将自己不同疗效的中药注册了商标。去年,他通过有关部门将一种治疗胃病的中药和一种祛风除湿排毒中药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专利,目前,祛风除湿排毒中药已进入发明专利申请公布及实质审查阶段。

“现在国家越来越重视中医药事业的发展,中医在国际上的地位也越来越高,被越来越多的国家接受和认可,中医在治疗各种疾病方面正发挥着独特的疗效。”程玉峰金章一直深信中医药会在今后的医学领域发挥更大的作用。

带着这种自信,程玉峰金章开始参加疆内各大展销会,宣传他的中药产品和治疗方法。2013年9月,在乌鲁木齐市参加完亚欧博览会展销后,他决定独闯上海滩。来到一个更广阔的天地,程玉峰金章每天更忙了,他除了在上海市福亨中医门诊部坐诊外,上海市的另外几家医院还聘请他定期去坐诊为患者看病。

在上海期间,也有不少有钱的老板找到他,想与他合作办药厂,或购买配方,但都被他拒绝了。程玉峰金章说,并不是他不想挣钱,而是害怕这么好的药方被毁了。

虽然在上海行医让程玉峰金章有了更大的发展,但上了年纪的他时时挂念着家乡伊犁。“任何地方都比不上我们伊犁美,我还是喜欢我的家乡。”今年初,程玉峰金章又专程回伊犁办理药品申请专利的事。

这次回伊犁,让程玉峰金章有了新的打算。“我现在可以两边跑,上海那边医院排够60个病人,我就坐飞机去一趟。然后再回伊犁开个门诊,为更多的家乡患者解除病痛。”程玉峰金章说。

程玉峰金章回伊犁的两个多月时间里,他又两次飞回上海给病人看病。现在,他还将自己配制的中药邮寄到在上海坐诊的医院,再由医院寄发到用药的患者手中,一部分还通过医院寄往马来西亚、新加坡等患者的手中。

程玉峰金章的儿女们都有自己喜欢的工作,这让他十分担心他干不动时谁来继承他的事业。他也想过招几名学生跟他学医,但很难找到这样的人。他说,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利用有限的时间,把自己从医几十年的经验和在祖传秘方基础上配制的药方写成书,保留下来,能为今后伊犁的中医药事业发展作些贡献。(文/图 记者 张庆华)